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ugust3·第三帝国

没有人能掩饰世界的精彩,生活,我们点缀

 
 
 

日志

 
 

〖银狐散文〗冰灾实录:2008年的第一场雪  

2010-02-10 00:23:37|  分类: 散文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的第一场雪,来势汹汹。

  现在是2月3日,供水供电都还没有恢复,外面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好在已经出太阳了,雪融得很快。听说,昨晚下了棉花雪。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很高兴,因为如果消息属实,就该停雪了。根据往年的经验,只要下了棉花雪,立马天晴。不过,不能高兴得太早,这次冰雪天气不同于往年,总是下下停停,停停下下,隐隐觉得老天爷似乎没有停雪的意思。元月29日、30日停了一次雪,还看到了久违的阳光,看起来就象要放晴的样子。但老人说,那是开雪眼。果然,31日马上风转云变,到2月1日就已经是漫天大雪了。难道今天又是开雪眼?记得手机上有短信说2日、3日气温回升,4日继续冰雪天气。天!真希望气象局搞错了。

  雪是元月26日开始下的,之前,还下了冻雨,气温又低,到27日就普遍结冰了。先是道路打滑,汽车玩追尾,小孩玩溜冰;然后是水管爆裂,全城停水,老老少少挑水忙;紧接着就是供电中断——原因很简单的:电线全挂上了长长的冰挂,电线杆不堪重负,接连倒塌。那么厚的冰,记忆里好像从没见过,什么杆也受不了啊,不倒才怪!开始还只是部分城区停电,到后来就变成全城、全县停电了。而且,可能是我国报喜不报忧的光荣传统作祟吧,最坏的消息总是到了最后才能听到——晕死,我们都停水停电好几天了才说——市里的变电塔倒塌,整个郴州市十几个县都停电了!消息传来,一片哗然,大家都咒骂这该死的天气。我倒是比较超然,已经用惯了电脑,没电了,就没办法工作,趁机跷班。

  出门欣赏雪景是个好主意。白天比较壮观的——一眼望去,银妆素裹,四面狼藉,到处都是被冰雪压垮了的树木,无论高矮粗细,一律缺胳膊少腿,一夜之间变成光杆的也不在少数,甚至还有被拦腰折断、连根拔起的!至于小花小草,似乎活得很滋润,只是已经就地变成冰雕了。随处可见玩雪玩冰的小孩子,大人眼里的冰灾在孩子们看来简直就是童话世界!即使是踩散落在地上的冰渣儿也是趣乐无穷!那天,全家上东塔拍雪景,看着女儿逢雪必踩逢冰必掰,我不禁感叹:多么美好的童年啊!不过,当我看到遍地都是整簇整簇硬生生被冰雪压断掉落到地上的枝叶以及枝叶上厚厚的冰时,想起了接连倒塌的电线杆——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恢复供水供电啊!

  晚上的时间最难熬,黑灯瞎火的,除了点蜡烛打牌打麻将就只好睡觉了。听闻楼上麻将声声,突然有了想上楼顶看夜景的冲动,可惜刮得我耳朵刺痛的风让我很快打消了念头。呵呵,还是围着火炉烤火舒服!

  上床睡觉的时候总在想:停电后的晚上的雪景是什么样子的呢?是万籁俱寂?还是……可惜的是,第二天清早从同样好事却又没有半点浪漫情怀的家伙嘴里得到的答案彻底抹杀了我的想像——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就象一座死城。

  仿佛为了印证这个没有半点浪漫情怀的家伙的答案,不好的消息就传来了:有人死了!是供电所的人!据说,当时他正在电线杆上抢修,电线杆突然倾倒……就这样,他倒在了工作岗位上,成了烈士。人的生命竟是如此的脆弱!我无语,默哀。

  这段时间,大家讨论得最多的话题是——这场大雪到底是五十年一遇还是一百年一遇——停水停电,封山封路,没电视,没报纸,除了眼前的冰雪和越传越离谱的各种小道消息,其余的一概不知,不讨论这个还讨论什么?官方的评论?不好意思,没注意。我只记得在全面停水停电之前,还看过电视,貌似播音员同志还说是五十年一遇来着,单位领导也如是说,可今天来的报纸头版斗大的字赫然写着一百年一遇……看来随着冰消雪融,邮路重新开通,积压了将近一周的新闻也就地起价、行情看涨了。我不知道一百年一遇是怎么来的,只知道灾情也是为政治服务的——灾情报道得越严重,上面拨的救灾款就越多——好吧,既然灾情已然严重到多人因公殉职(我市就有好几个),别说一百年一遇,就说两百年一遇也不为过啊!

  关于这个问题,群众的说法的可信度就高多了。因为是亲身经历嘛,自然与稿件政治无关。但也不一样,有说五十年一遇的,也有说一百年一遇的,也不知道是谁记错了。不过,这回老同志们可长脸了,一个个信誓旦旦保证亲身经历、亲眼所见,一个个遥想当年大跃进:冰天雪地抓生产,顶风踏雪闹革命……搞得我们这班小字辈的景仰之情如涛涛的江水绵绵不绝——没办法,谁叫我们诞生得太晚,没机会生在新中国、成长在红旗下呢?

  县里要求各单位组织人员参加义务除冰,刚刚接受了革命史教育的我们欣然前往。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斗志昂然,挥起铁锹、竹竿、长棍甚至长扫帚把树上的冰敲得七零八落。到后来,我想应该是因为出太阳了开始融雪的缘故,眼看沿街的高压电线上时不时有尖尖的玩意从天而降,在地上砸得粉碎,不禁有点戚戚然,于是草草收兵。

  后来的事实证明:草草收兵是无比正确的——有人被砸伤了!而且是个MM!而且是面部挂彩!就在大家的唏嘘声中,又有人暴了个更猛的料——有个倒霉蛋把车泊在路边,然后去买东西,就这么短的时间,他的车轰然中“弹”,挡风玻璃都碎了!——幸好他不在车上,否则,嘿嘿!不信?那是因为你没见过,人总是对没见过的事情怀疑不已——开始我也持怀疑态度,冰挂再长也长不过雨伞吧!直到下午亲眼所见——我说天上掉下个消毒柜你信吗?妈的,居然从六层大楼的琉璃瓦楼顶上滑下来这么大的冰块!还好,没砸到我。

  MM受伤了,报公伤吧;义务除冰,不去也罢。反正太阳都出来了,冰早晚会化的。只是……中央的赈灾队伍怎么还不来啊?我们已经在自己为自己捐款了!这么严重的冰雪灾害可不是靠灾民自救得了的!

  水和电是最重要的问题。以前还真不觉得是什么大问题,因为只停一天两天就会恢复,忍一忍就过去了,大不了一两天不看电视不洗澡。但这次,大面积长时间的停水停电却让我感触很深。我一直在忍耐,忍耐着日复一日没水没电的生活:已经用惯了自来水,用惯了电器,突然间来了个冰灾,水要靠挑,照明要靠蜡烛,蜡烛点完就只能傻乎乎睡觉,一切都那么不自在,感觉就象回到了解放前,难熬啊!我想,这次冰灾可能会成为我一生中最值得回味的一次经历。

  说出来很搞笑,因停水停电经常跷班的我居然很忙。白天忙着往有朋友在那工作又正好有发电机发电的单位跑,忙着给手提电脑充电,给手机充电,给电动剃须刀、充电手电筒、应急灯等任何可以充电的玩意充电,充电的时候顺便霸占人家单位的电脑上网看冰灾新闻(貌似很正义),顺便上传网页文件更新网站(这才是主要目的),顺便和身旁几个同样为充电而来却有着不同的顺便企图——理由是各式各样的:抢时间抛股哪!很长时间没玩网游今天特地到你这来过过瘾哪(真邪恶,连个象样的理由都找不出来)!——这样的一些家伙以及巴巴地坐在一旁又不好意思赶我们走的这几台电脑的正主们扯淡,当然了,话题都是正大光明的:除了冰灾还是冰灾——就这样能折腾一大白天;晚上还得忙着陪女儿看手提电脑里的动画片(不给她看就闹腾,闹得我没法用电脑),女儿睡觉后又忙着用手提电脑赶写文章,编辑网页,直到电池告罄遗憾关机……平常有电的时候可没这么珍惜过时间……累得我啊,连洗澡都顾不上了——坚持一周不洗澡,老婆都嫌我臭了!

  早听说过,物价问题是天灾人祸造成的。我一直不明白,物价与天灾人祸会扯上什么关系?泱泱大国怎么会供应不足?关于这个问题,既然做学生的时候没好好学习搞清楚弄明白,也许到老了都不会明白的。但这次,冰灾造成的停水停电、封山封路让我真真切切看到了什么叫物资匮乏、物价飞涨——蜡烛从一元三支卖到了十元一支,小柴油发电机从一千、两千元卖到了六千元到八千元,猪肉从十一、十二元一斤卖到了十五元到二十元一斤,早餐吃的粉条和面条从一元五角、两元一碗一下子飚到了五元一碗……专家所言不虚呀!其实早在冰灾以前,通货膨胀就已经开始了,具体情况不清楚,只知道加一次工资涨一次价,大家都说物价比工资还涨得快。(都知道公务员加薪了腰包鼓了,不涨价对不起国家政策啊!奸商!横横!)现在好了!停水停电了,封山封路了,家里的存货不多了,外面的新货又进不来,不涨价还真对不起“商品”了!不说别的,光说那十元一支的蜡烛就已是有价无市了,好不容易打听到卖蜡烛的地方买来了高价蜡烛,却发现是“手工艺品”,特不经烧,还带乌烟瘴气的!后来听说连水都能卖钱了,还有出租洗衣机或收费代洗衣服的……我真是服了!“精明”的“商人”啊!普通人倒也罢了,大不了多花几个钱,那些本来就很困难的孤寡老人可就惨了,无力挑水,没钱买肉,不知道过的是什么样的凄苦生活。当然,正面消息还是有的,听说,物价局已经出面干涉物价问题了。我想,随着冰消雪融,道路畅通,救灾物资不断运进来,物价应该会慢慢平息下去。

  现在,我在父亲单位的楼顶,把晾衣绳上的冰挂一根一根掰下来,一根一根交到女儿手上,我和女儿管它们叫“冰溜溜”。女儿很兴奋,每接到一根“冰溜溜”就跑到另一处堆放起来。就这样跑来跑去,“冰溜溜”渐渐堆成了朵,就象“众人拾柴火焰高”一样。我知道,这些日子,她很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