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ugust3·第三帝国

没有人能掩饰世界的精彩,生活,我们点缀

 
 
 

日志

 
 

〖银狐杂文〗论“猪协”的倒掉  

2010-02-15 00:43:53|  分类: 杂文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学生时代有篇课文叫《论雷锋塔的倒掉》。抄袭了鲁迅老先生上世纪的创意,希望他老人家不会从棺材里跳出来掐我脖子。

  事情是这样的:最近,我们伟大的“猪协”太不争气,从球员到教练到老板到“猪协”大员——也就是伟大的“猪协”官员——一个个倒掉,没有倒在“用生命为之奋斗”的岗位上,却倒在全国人民耳熟能详的“赌”上。可悲?可笑?

  话说猪都是撑死的,谁叫你肥啊!

  国家养了一群只知道吃喝不知道争气的饭桶倒算了,还来给国家添“赌”。得了,就算搞最民主最仁义的决策——全民公投(不管看不看球)——“猪协”也死定了。

  我不是说别的协会就没有“赌”,那不大可能(国情啊)。关键是“猪协”太过分了。要知道,能被球迷冠以“猪”之前缀的大国体协,可谓举世无双。可惜啊,糟蹋了足球这个好项目。

  就算把中国足球打回计划经济石器时代,我也不会有意见,明摆着的,这都养了群什么“猪”啊?吃(公餐)、喝(洋酒)、拉(黑帮)、撒(票子)、睡(妹子),不求争气,但求屡败,然后回来继续吃、喝、拉、撒、睡,最后闲着没事了无聊了教大家怎么赌……

  很了不起!

  就算重庆黑帮都没你狠了!

  已经被毙了的黑社会头目和毒贩子都要死不瞑目了!

  黑社会头目和毒贩子只为害一方百姓,你却为害一个国家的尊严。知道外国人怎么评价“猪协”这件事吗?他们说:中国足球死了,被扼死在一群贪婪的“猪”手中……

  哦,对不起,称为“猪”都侮辱猪这么老实的生灵了。没办法,球迷都叫顺口了,不好改,有请动物保护人士担待一二啊……我会保证无痛杀“猪”的……

  如果杀了“猪”,人民会很快乐的……

  我不想探讨“猪”的起源,这个大家心里明亮着,没意思。何况,总不能把自家的老底都揪出来叫全世界看笑话,跟伊拉克一样送个理由叫国际足联来制裁吧?那也是卖国的说。中国人自己的家事得中国人自己来处理,就像武侠小说里常有的“清理门户”。

  “清理门户”就是杀了“猪”也不会引来外来干涉。

  “猪”要杀干净,但万不可牵连无辜顺带把猪也杀了!

  猪虽然贪吃贪睡纯属饭桶但终究是无辜,只要没犯罪,批评教育之后终究还是要放过的。不然,把一个协会的摊子都砸了,那个好管闲事的国际足联倒真的会来制裁了。足协是群众组织,不是政府机构,不能一拍脑门说解散就解散。群众没组织了还玩什么啊?是玩麻将还是玩造反啊?不要跟我说还有篮协和排协,要是篮协和排协也添“赌”了怎么办啊?岂不是也要死光光?那就太难看了。不如趁此机会学学外国,政府少做事,多旁观,让三大体协成为真正的群众组织,政府只管服务、协调和监督。敢赌?杀!

  注意:行政管理是对事不对人,而刑事执法是对人不对事。犯罪者就让他蹲号子,而联赛,就算勒令半数球队降级,还得继续。“赌”是“猪协”的错,不是足球的错,请某些成天喊打喊杀要封杀足球的官老爷们切记了。

  “猪”要杀干净,就要杀得义正辞严,铁证如山,让犯罪者永世不得翻身!

  这里又涉及刑事执法的问题。嗯,用刑事执法这个词的确有点红色恐怖的味道……不过,放眼世界,各国政府对足坛腐败现象动用刑事司法手段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远的有英国打击足球流氓,近的有意大利调查电话门,这次“猪协”的倒掉也缘于新加坡打假,没见谁喊恐怖。咱们中国人啊,怎么就那么在乎国情呢?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不能因为是官办体协就坏了规矩。既然官腐败了都能法办,那么法办个腐败官协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了……好了,请司法机关把证据收集齐全,办成铁案,这样,任谁求情也别想靠打擦边球翻身了。

  倒掉好,倒掉干净。倒掉不再侮辱猪,不再侮辱足球。

  最后求体育局别打岔,那样“猪”就杀不干净了,嘿嘿!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