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ugust3·第三帝国

没有人能掩饰世界的精彩,生活,我们点缀

 
 
 

日志

 
 

〖银狐散文〗仔仔的愚人节·幸福的七夕  

2011-08-12 00:48:04|  分类: 散文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真是大不同了,傻傻地看了好几年西方情人节,现在轮到傻傻地看东方七夕节了。恐怕很多我这样年纪的人都快忘了,七月七,玉帝或是王母特批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历经千年神韵不改,传承至今,可谓源远流长。看一看满街欢欢喜喜的人群,想一想博客圈子里铺天盖地的祝福消息,不由感叹年华易逝。

  仔仔的小屁股跑得飞快,应该说,是一溜烟就不见了,只留下简短的三个字在我耳边余音绕梁,也许是余音绕梁得太厉害吧,我楞是隔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原来那三个字是:我去喽。

  待我向老婆投去咨询的目光,却发现羡慕气场已笼罩大地,只好知趣地去洗碗也。洗碗慢条斯理,拖沓间,想通了事情的前后关节——除了仔仔,屋子里还少了两个关键人物:老妹和妹夫。嘿嘿,敢情仔仔是当电灯泡去了。

  时间过得好快哟,一不留神仔仔就到了读小学的年纪,感谢泛滥的言情剧,现在的仔仔已经学会新词“谈恋爱”了。其实老妹早就给我预了警,神秘告之某某正是仔仔的“男朋友”……那个汗啊,我就势倒吧。

  提起仔仔那个“男朋友”,我心里就有气。按理,六岁应该还是母亲膝下承欢的年纪,居然理解了朦胧的意思,哪儿都有他,苍蝇似的围着我可爱的仔仔“阴魂不散”,如此“早恋”品种,害得我这个做父亲的总隐约有些不祥感,更是坚定了要把仔仔带在身边,脱离“不良”环境影响的决心。唉,言情剧真是害人非浅。

  总之,不管是洋的还是土的,凡与谈恋爱有关的节日,仔仔总是踊跃参加的。好在每次均与仔仔那个神秘的“男朋友”无关,少了那个捣蛋鬼,实在让我省了不少心。

  老妹的电话如预期般到来,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老妹招架不住了,我这个正宗监护人也该整装出发了。作为仔仔的父亲,作为老妹的哥哥,为了老妹的幸福,也为了仔仔的正确教育,我有责任也有义务把喜欢多管闲事的仔仔强制带离老妹和妹夫身旁十米开外。

  走过路过街道,看熙熙攘攘的人群,感叹年华刚逝,世界早已大不同。

  七夕,从未见过如此热闹。

  卖花少女络绎不绝,害我又把两年前的情人节剧本重演一遍,并为拒绝买花的理由再次死了几个脑细胞。(不再细述,具体情节详见本狐两年前的拙作《五个人的情人节》。不好意思,见缝插针打了广告。嘿嘿……)

  我和老婆以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速度和质量在指定时间内赶到了指定地点——公园,以前是我和老婆,现在是我和老婆带仔仔,节假日常来的地方——本以为是重演《五个人的情人节》,结果超出预期,我从计划中的配角,不幸进一步沦为配角的配角。

  包括仔仔在内,看到了三个小屁股,一个比仔仔大,一个比仔仔小,她们的母亲都是老妹的同学,显然也是灯泡一族。想当初和老婆初识时,我也是单枪匹马赴会见过老婆的同学们。注意到妹夫上着花格子衣下套牛仔裤,下巴还留一小搓山羊须,不禁为妹夫的印象分偷捏一把汗。

  好在没有看到尴尬的盘问场面让我觉得昨日重现。现场情况是:老妹和她的同学们端坐在街边喝冷饮,我只是笑笑算是打招呼;老妹见我来了,就让我带三个小屁股去公园玩;妹夫已经站在路边了,旁边围拢捧着许愿灯跃跃欲试的小屁股们。这样就简单了,走吧。

  三个小屁股、妹夫及我和老婆一路,把老妹和她的同学们甩在了身后,直扑公园放许愿灯。首先是放仔仔的,然后是放比仔仔大的小屁股的。放许愿灯主要讲究燃烧平衡及充气时间的掌握,非高级技术活,只要找个没大风的地方,把方蜡四角都点着了,两三个人把灯给提直了别引火烧了灯,基本上没有放不上去的灯。如果依法依规操作了还放不上去,那就是人品问题了。我和妹夫的人品都很好,所以两个许愿灯都放上天了——既然七月七都信了,不妨顺便也信点迷信吧,哈哈!

  放了许愿灯,小屁股们的兴趣又转到旋转飞马去了。旋转飞马是我给取的名,意思就是旋转木马的飞天升级版,而实际上根本没有木马,只有吊篮,叫旋转飞马有点驴唇不对马嘴哈。小屁股们不知是什么时候坐上去的,等它转起来了,才看到仔仔在上面,我不禁有点为仔仔担心。这玩意转得快,全速转起来后,外面的一圈似乎可以踢到人的头顶,连我这样胆大的人都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仔仔就不用说了,整个人缩进了吊篮里,还好状态不错,没有怕怕的表情。想起在长沙世界之窗坐水上过山车的时候,五米高不到的落差,仔仔都吓得在哭。老婆说,这个仔仔已经坐过几次了。原来是久经考验了,心下释然。

  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老妹和她的同学们居然提议去坐海盗船。这回我就不赞成了,我一本正经对她们说:会晕船会想吐的。理由是以前坐过,确实晕晕的。不过,女士们(主要是小女士们)都那么坚持,我也不好反驳了,只好答应坐陪。老妹和妹夫先上了,我隔了老远都能听取“哇”声一片,看来这海盗船不只是晕船,还很惊悚。等我这组上时,考虑到小屁股们的承受力问题,我把她们全叫到了中间一排,因为还在下面看的时候我就盘算好了,就算海盗船荡得再高,这一排也是较低点,应该不那么惊悚了。另外,妹夫不肯当二次保镖,三个小屁股都由我一个人带,安全问题也是要考虑的。好在临到要开动了,老婆又上来了,和我一起把小屁股们夹在中间,显然老婆的考虑和我一样。果然,海盗船荡起来以后,失重的感觉就来了,一船人大都吓得要死,连老婆都不例外,我都佩服她怎么还敢上来。我只好叫她们都把头低下去,再不行就大声叫出来,时不时观望一下坐在船首同样带了几个小屁股一张老脸涨得通红却强作笑颜的男子,暗自庆幸自己先选了个好位置。相比起来,我可爱的仔仔就不那么灵光了,刚上来的时候,居然不声不响跑到船尾去坐,要不是我把她叫过来,定会给吓个半死。而我,也许是在长沙世界之窗有过十米过山车的考验了,这点高度和速度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不由得意起来。

  下来以后,我刚向迎上来的老妹和她的同学们表扬刚才坐在我身边的最小的小屁股是如何的勇敢,这个被吹捧的小屁股立马就吐了——我后悔死了,在海盗船上只顾着自己高兴,压根没想到她太小了,应该要抱住她或用我自己的脚抵住她的脚免得她悬空。上海盗船之前她母亲还交待我要带着她的,我却忘了。后悔之余,只好连声解释说:不要紧,晕船而已。

  老婆偷偷跟我说,刚才她旁边的小屁股也吓得发抖。但我怀疑是老婆自己在发抖,因为下来后大一点的小屁股还精神抖擞的。仔仔的情况却不太好,连零食都吃不下了。这就奇怪了,仔仔和那个默不作声以致晕吐了的小屁股不同,明明刚才还和大一点的小屁股一起大喊“吓死我了”之类的话,挺有干劲的。虽然仔仔平常也晕车,但还不至于有这么强烈的晕船反应吧,应该是给吓着的。看来,海盗船是不太适合小屁股玩的。

  既然仔仔已经不舒服了,那就草草收工回家,让老妹和她的同学们继续她们的幸福七夕吧。

  回到家里,老婆为压制不良反应开始大吃大喝,仔仔不舒服洗了洗了就睡了,我则开机上网,感叹年华易逝。不过,忙工作忙上网疏远家庭久了,好不容易碰到个赶场的机会和家人一起出来玩,而且还是在七夕团聚,也算是幸福的。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